当前位置:主页 > 电玩专区 > 正文

《大话水浒》兽医与坐骑商人

  其实没有多少深度,你若能有耐心看完故事,再读出点啥那最好

  小小故事,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真·兽医  他,星秀村,中心广场喷泉旁,那个坐骑商人

  我唤他作阿猥,忘记他原本的名字了,反正长得猥琐而亲切。那时他是村里唯一的坐骑商人,十年如一日,卖些鸡啊羊啊驴啊马啊,虽然我觉得一只畜生卖100W有点黑,刚骑上去跟走路的速度一样,但还是会介绍朋友到他这里买羊——尽管那时大家已拥有帅气的老虎狮子,但还是特别喜欢骑着棉花一样的肥羊相约逛街,偶尔还有厌腻高骑的大客户来团购小毛驴,因此那时他的生意倒也还算不错。

  但后来阿猥染了个毛病,可老觉得脸上有跳蚤蚊子,开始噼里啪啦不停地给自己赏耳光。细细想来,这个症状大概是从他代理销售所谓的元宝坐骑开始的,变得有些傻里吧唧的。大家察觉到他的变化,慢慢地就无人问津初骑了,尽管他曾忍痛把那些坐骑的价格折半。

  我曾经问过他,你混得好好的还代理那些元宝坐骑干嘛呢,一个才赚几W。他傻笑着说,现在大家都喜欢元宝坐骑,省事不用学传统骑术了,原来的坐骑不好卖了。我说,代理元宝坐骑不容易,手上那么多贵重的坐骑要看着。他叹了口气,这些翻羽娇贵得很,得像皇帝一样伺候着,而血蹄和凉尘脾气不好很容易发生群殴,一不留意损失可大了,熬夜陪着它们是常事。也许是晚上熬夜时他不停地拍脸,或为了保持清醒,或为了驱赶跳蚤蚊子,现在习惯了拍脸都停不下来。我反问他,你把精力都投给元宝坐骑了,谁还敢买那些你照顾不来的初骑。他苦笑,摇了摇头,突然使劲用手拍自己的右脸,再仔细查看手掌,却是空空如也。

  某天我在他仓库看到一头奇异的大鸟,它长着两个头,亮点在于它的两个头竟然在不断地相互KISS,若无旁人。这货这么非主流的,肯定是朵奇葩!

  “这自恋双头鸟不错啊。”

  起步走~我两眼放光,张开嘴巴哗啦哗啦挂着口水帘,向那奇葩坐骑接近。

  “我了个X!不要碰那个~不让骑!不让骑!”

  阿猥那张阔脸顿时青筋爆裂,那双布满血丝死鱼眼紧紧盯着我,似乎马上要诅咒我蛋疼菊紧。

  “又不是你妹,试一下都不行?”

  我略感意外,凭多年的交情,不至于吧。这破鸟的来历,我愈来愈感兴趣了。

  “试你妹啊!不行就是不行!”

  阿猥情绪激动,多年来自赏耳光的招牌动作都停下来了。

  我停下脚步,用余光扫了一下附近,还有两只稍微正常点的青色大鸟也是我首次见到的。看到我没继续打那奇葩的主意,阿猥的语气才缓下来,唠叨起来,“那两只喜鹊,你还是有点机会的,在找虫大赛、跨服比武测试中,得下点功夫...”我觉得很无趣,那奇葩,一点机会都没有么?喜鹊,才有机会,不给力啊。他貌似看穿我的心思,解释起来,“比翼鸟,神骑!安慰正式区‘贡献突出’的苦主用的,上面说了,咱体验区的统统不能碰。”

  看到我失望的表情,阿猥语气一转,提高了语调:“兽医,改行和我合作吧。咱做坐骑这行现在NB起来了,@#%%&@#¥@...”他叽里呱啦向我说了一堆,无非是坐骑行业发展迅速,已推出了飞行坐骑、元宝坐骑等等。“你不知道吧,我们快要推出坐骑装备档次提升了。想想,以后那些有钱人,想更NB,肯定要不停地砸坐骑档次,不停地用淬炼洗坐骑附加属性,投入坐骑的钱绝不比召唤兽要少,嘿嘿...”他看我还不作声,便又一脸神秘,“别生气啊...来来来,还有一些未上市的极品坐骑,不比你的麒麟差,给你尝尝鲜,到人少的地方去试,别叫人发现哦,嘿嘿...”

  在半推半就中,我骑上那个从未见过的外形像独角马一样的白红色机关坐骑。

  “在机关制造厂中,还有另外东西正在制造,从体型看似乎不是机关坐骑...”阿猥似乎怕我还在生气,又说了条小道消息来,似乎打算以此来调和我们周围那些僵硬的气氛。

  “外壳像个狐狸,一雌一雄,一淡紫色一浅橙色,对不?”

  “原来你也有消息...”

  “看外表应该是机关召唤兽,但那种形式的制作,毋庸置疑,是新‘神兽’。至于能不能免疫‘驱兽’就难说了。”

  作为兽医,召唤兽的一些动态信息还是比较清楚的。说完,我骑着新机关坐骑头也不回留下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背影。

  路上我一边研究着新坐骑一边自言自语

  “貌似是用墨家机关技术制造出来的,应该是好货...等等,啥破玩意儿啊?这速度...难道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