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内急闯男厕 赶走男客后心安理得如厕

来源:兔游城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7-09 07:23:28

“这样火化符合相关规定吗?”记者问。“农村的风俗,没什么规定!”村支书说。

据开安镇派出所蔡警官介绍,李洪影死后两天,李家来到派出所要求查处散布谣言的人,根据调查发现,当时李双库等人并不是恶意攻击死者,而是出于亲戚关系好言劝告,李洪影属于非正常死亡,目前派出所已将情况上报,该情况不够立案侦查。

19年前,鹤庆县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弟弟在父亲的支持下杀死了哥哥,将其尸骨埋葬在猪圈长达18年,之后又将尸骨转移到野外;19年中,弟弟在噩梦与恐慌中度过;19年后,公安局长大接访,神秘人爆出猛料,嫌犯被抓获……

记者昨日获悉,鹤庆县公安局在一次公开接访中接到群众举报,破获了一起发生在19年前的恶性案件。

2005年7月27日上午,鹤庆县公安局局长张正武在鹤庆县街心花园进行公开接访活动,一名神秘人举报称:19年前,鹤庆县黄坪镇小罗开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受害人王大被家人打死后偷偷埋葬,此事一直未被村民及公安机关发觉。面对举报人,张正武局长神色凝重,仔细记录了情况后,不动声色地送走了举报人。当天晚上,鹤庆县公安局党委会议室灯火通明。

7月28日上午,该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王明辉带领部分民警,悄悄离开县城,赶往小罗开村调查。随后几天里,他们化装成收购农产品的商人,跟村民处得十分融洽,并且从一些农民的口中获得了一些有关凶杀案的信息。

10多天过去,随着案情和线索的逐渐明晰,鹤庆县公安局果断决定: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传唤并讯问。8月15日,公安机关正式传唤犯罪嫌疑人王二及其父亲。在黄坪派出所,王二父子耷拉着脑袋。王二的父亲已经70多岁,愧疚和无奈写在他沧桑的脸上。据办案人员介绍,王二父子在开始审讯后不久,就如实陈述了他们于19年前杀害王大的犯罪事实,只是部分细节还需要核实,还要对尸骨进行挖掘并作必要的检验。

8月15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二带领侦查人员对埋葬胞兄王大的地点进行了指认。

侦查人员跟着王二走进他自己家里,令民警万万想不到的是,他指认埋葬胞兄的地点竟是自家的猪圈。在他的指认下,公安民警立即对猪圈进行勘察,然后取土挖掘。大约挖了4、5方土后,逐步挖出了一些残旧的塑料袋碎片,但一直没有发现受害者尸骨。这时,侦查人员意识到,犯罪嫌疑人王二可能还存在侥幸心理。大队长王明辉和黄坪派出所所长王国红经过短暂的交流,将王二叫到一边。

大队长王明辉问:“你究竟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你大哥的尸体究竟埋在哪里?”

王明辉再问:“这19年来,你恐怕也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事情都到这个份上,就别再拖泥带水的了,好吗?”

王二带着侦查人员往小罗开村后的一座山上走去。经过几座坟头,王二在一处叫“青岗林”的地方停下了,仔细查看后,他指着一处有裸露出黄土的平地说:“先埋在猪圈,去年才转移到这里的”。侦查人员在那个位置开始挖土,不久,军用被、衣裤及破旧的编织袋被挖出来,随后,已经腐败发黑的骨头被清理出来。

在众多的案卷材料和证据中,发生于在19年前的那一幕惨剧变得越来越清晰。

1982年1月,黄坪镇小罗开村王家的长子王大应征入伍,在昆明某部服役,1985年1月退伍回家。当时,黄坪的农村条件还比较差,而王大家里条件更加艰苦,因此,王大父母历来都非常节俭,在村里被人视为“小气”,在外面呆了几年的王大回家后便感到比较窝囊。小罗开村原村长老尤说:农忙时节,因为干活比较累,其他人家请工都在下午两三点要吃一顿晌午饭,不外是馒头、面条等。可是王大的父母出于节俭考虑,即便在请工干活的时候也不做晌午饭吃,这让刚刚退伍回来的王大觉得很没有面子。于是一家人的矛盾不断升级,家里气氛越来越紧张。

1986年12月11日下午,因邻家一个小伙子结婚,王大的父亲为了节钱,没有将邻居结婚的事告诉王大,私自带着家人去做客。王大得知后,觉得自己跟邻居家的小伙子是同辈人,按农村规矩,不去做客很对不住人。王大越想越气愤,拿着斧头冲到朋友家中和父亲理论,因被旁人劝解没有动手。随后王大便当着众人的面给父亲磕了三个响头,宣布断绝父子关系。当天,王大背上行李,出门去找战友,最终没有找到,晚上不得不返回家。12月12日,王大又出去找战友,不干活。看到王大这个样子,父亲对老伴和次子王二说:“这个杂种,不把他整死,这个家过不成日子。”晚上,王大还是没有找到战友,又返回家中。

1986年12月14日凌晨4时左右,在父亲的默许下,经过激烈思想斗争的王二果断决定了一件事情。他拿了一把斧头,悄悄地摸到王大的床边,举起斧头对准王大的头砍了下去,熟睡中的王大被砍倒在地上,随后他又打了五六下。眼看王大没了动静,王二跑到父亲的床边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事,发现父亲早已独自坐在床上听着旁边屋里的响动。

他静静地听王二说完,对王二说:“你不把他打死,他起来后你就得死。”王二说:“他已经不会动了”。最后王二用王大的军用被将其尸体裹好,再用绳子捆结实丢在床旁。天亮后一家人像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1986年12月14日22时许,王二父子将王大的尸体扛到院内的猪圈里,在猪圈里挖了一个深坑,把尸体埋了。2005年清明节前夕,王二终于忍不住内心的煎熬,在晚上偷偷将大哥的尸骨挖起来,用编织袋装好后到后山“青岗林”挖了一个坑,将其埋葬后又用土填平。

王二父子杀死王大后,在村里四处放风,说王大离家出走了,村里人都知道王大跟父亲断绝关系后便出去找战友了,都没有在意。时间一长,也就忘了。

小罗开村原村长老尤说,在这期间,村民们还传说某人在昆明遇到王大了,他领着一个女人,做着小生意。由于王大服役的部队就在昆明,村民也认为在情理中。而对内情了解的王二的母亲、妹妹一直缄默,没有向外人透露半点实情。

难道亲手杀死自己胞兄的王二能忍受得住良心的问责吗?王二接受采访时说:“这19年中,他一直生活在自责与不安之中,因为经常做噩梦,晚上不敢跟朋友一起睡觉,怕说梦话被别人知道,平常也不敢跟朋友来往,唯恐无意中说漏嘴。他的每一天都在恐慌中度过,他甚至发誓今生不结婚,就这样孤独地过完一生。但终因种种无奈,于1989年和邻村一个女孩结了婚。

毫不知情的媳妇一直被蒙在鼓里,她发现王二总是郁郁寡欢,性格孤僻,以为是清贫的生活给丈夫的压力所致,便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爱,且时时安慰他。

王二的老婆说:”每逢过年过节,她都问及大哥的情况,她认为时间这么长了,大哥心中再有怨气也应该消了,再怎么说都是骨肉亲人,并提议去昆明找找大哥,可是每次王二父子都平淡地岔开了话题,说他在外面混得好不理我们了,何必找他。”

得知事情真相后,王二的老婆:“我怎么跟一个魔鬼家庭一同生活了16年!”

截至发稿时,王二父子故意杀人一案已经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大理州人民检察院将于近日依法向大理州中级法院提起公诉。(文中王大、王二系化名)

按照我国刑事法律规定,刑事案件一般最长追诉期为20年。本案发案时间是1986年12月14日,也就是说再过1年多,到了2006年12月15日以后,即便公安机关破获了本案,除非得到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核准,否则法律也不能对王二父子的犯罪事实进行追诉。

截至发稿时,王二父子故意杀人一案已经进入审查起诉阶段。法律如何惩处不是我们思考的范畴,司法机关自会按照规定处理,我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这个社会上,包括朋友之间、同事之间和家庭成员之间,肯定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矛盾,且每时每刻都会发生,但我们了解家庭矛盾的手段有多种,比如坐下来慢慢谈、实在不行可以请求有关部门调解,千万别学本案中的王二父子采取极端方式。(通讯员陈钟武)

(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11月7日,在国务院国资委会议上传出,2004年中央企业清产核资共清出各类资产损失高达3521.2亿元。对此,专家学者认为这只是全部国资损失中的冰山一角,而国资委也在抓紧制定《中央企业资产损失责任追究制度》(视频),以期从制度建设上减少国有资产流失。

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在7日召开的中央企业不良资产责任认定和处理工作经验交流会上透露,今年前9个月,169家中央企业实现销售收入48421亿元,同比增长23.4%;实现利润4637.9亿元,同比增长22.4%。预计2005年中央企业实现销售收入将突破6.5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7%,比国资委成立前2002年增长80%;实现利润将达5900亿元,比上年增长21%,比国资委成立前2002年增加1.5倍。

但让李荣融无法高兴起来的是,2004年中央企业清产核资清出各类资产损失3521.2亿元。李荣融坦承,“多年来由于企业管理制度不完善、决策程序不规范、控制体系不健全等原因,一些中央企业经营失误和资产损失问题相当严重,产生了相当数量的不良资产,成为制约企业进一步发展的重要因素。”

3500亿对2004年央企利润4784.6亿元来说可谓损失巨大。对此,北京科技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刘澄认为,“3500亿看起来很多,但这是多年积累的国资损失,是经过清产核资确认的,恐怕这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全国那些尚待确认的国资损失估计将达数万亿规模。”

刘澄认为,应收账款变成了呆坏账是企业资产损失的一个重要原因。“以前我们常说‘三角债’的问题,现在提的少了,但事实上这种应收账款要不回来的情况依然存在,甚至比过去更为严重(国资委判断,企业应收款项的呆坏账损失,约占资产损失总额的40%)。”刘澄同时提出,无效投资也是造成企业巨额资产损失的重要原因。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宁向东教授也表示,国有资本在同一行业的重复投资屡见不鲜,而这难免不造成因激烈竞争而带来的投资损失;另一方面,许多国企效率不高成本高,资产损失就是必然的结果。更为重要的是,与私人企业不同——投资失误损失的是自己的钱,国有企业到目前始终没有建立起有效的投资激励约束机制,这让投资失误对个人而言几乎没有太大成本。

对此,李荣融指出,大部分中央企业没有建立起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没有形成权力机构、决策机构、监督机构和经营管理者之间的制衡机制,这也是一些中央企业决策失误造成重大资产损失的一个重要原因。国资委将加快中央企业公司制、股份制改革步伐,加快推进国有独资公司建立健全董事会的试点,同时规范董事会运作,完善决策程序,最大限度地减少因决策失误造成的资产损失。

李荣融透露,国资委正在组织力量研究制定《中央企业资产损失责任追究制度》,要抓紧修改完善,力争尽早出台实施。李荣融强调,要认真落实资产损失责任,对每笔资产损失都要弄清事实,查明原因,认定责任。对因违法违纪以及未履行或未正确履行职责等过错行为造成的资产损失,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基础上做好责任认定工作,并确定责任人应当承担的责任。

他说,要坚持违规必究、过错必追的原则,对责任人进行追究和相应处罚,建立起不良资产管理的约束机制。对于违反国家法律法规造成资产损失涉嫌犯罪的责任人要按规定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对于未履行职责和未正确履行职责等过错行为造成资产损失的,要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相关责任人给予相应的纪律处分和经济处罚。建立惩防结合的工作机制,达到既对资产损失责任人进行追究和惩罚,又对其他经营管理人员进行教育和警示的目的。

新桂网-南国今报柳城讯11月6日下午,柳城县沙埔镇某松香厂一储水池突然爆裂,大水把旁边的洗澡房冲垮,将正在里面洗澡的夫妻俩冲出几米远。

南方网讯11月3日是被拐女生获解救的第三天,记者来到饶平县钱东镇某村进行暗访。

这里有很多两三层楼的民宅,显得比其他村庄富庶。不少民宅都暗藏蹊跷,房子被隔成几个不大的房间,每个房间内仅有一床,房间一角还用1米来高的木板隔出一个浴室。

记者驱车靠近一幢民宅,大门敞开着,一个中年妇女见我们的车速放慢,立即朝我们招手。刚打开车窗,这名中年妇女就急切地伸进半个脑袋:“进来看看,我们的小妹很靓。”记者下车进屋,很快就有3个女孩走了进来。

被解救女孩告诉记者,听她们的“鸡头”说,在这个村,从事色情活动的店有七八十家,多的有三四十个“小妹”,少的也有七八个。

“小妹”大都由“鸡头”直接控制,老板则负责提供场所。有的“小妹”常驻某个店内,而大部分则由摩托仔送到不同的店中接客。

实际上,记者了解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其背后有一个巨大的涉黄网络作为支撑。据饶平县公安局局长杨少勇介绍,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小妹”们多来自四川、重庆、湖南等地。她们有的从当地被拐骗过来,有的则是从深圳、东莞等打工者云集的城市“中转”过来。更让人惊心的是,这个网络的触角甚至已经深入到一些学校中,将黑手伸向一些涉世未深的女学生。此次被解救的9个女孩都是刚毕业不久,而拐骗她们的人贩子竟然就是曾经同校的同学。

人贩子将女孩拐卖或绑架过来,以一定的价格卖给“鸡头”,“鸡头”强迫女孩卖淫以还清赎身费,店老板提供卖淫场所,可以说一条色情产业链条就此形成,连当地的摩托车搭客仔都成为依附于这条链条的一个环节。钱东镇派出所所长余国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钱东镇的色情产业由来已久,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形成一定规模,最高峰时,仅涉黄发廊就有200多家。因为色情业已经成为当地收入的主要支柱,所以在当地扫黄就必然面临巨大的阻力。

与钱东黄祸泛滥形成巨大反差的是,钱东派出所警力仅有19人,他们负责仅常住人口就接近10万人的钱东镇治安,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据饶平县公安局的统计资料,截至10月13日,今年以来饶平县公安局组织“扫黄”专业队,配合辖区派出所对发廊、饭店、出租屋进行清查、取缔,共查处涉黄案件12宗,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6名,解救被拐卖妇女34名。这些行动虽然打击了一部分犯罪分子,但对当地庞大的涉黄产业来说,还难以动摇其根基。

饶平县在粤东地区属于比较贫困的县,人均年收入不足2000元,即使是作为公务员的民警,平均月收入也只有1100元左右,与富裕的珠三角相比更是相形见绌。当地一些人就选择了色情业作为脱贫的“捷径”。

据被解救的女孩介绍,老板提供场所从事色情活动,可以从每个客人身上抽50至70元作为台费,一天的收入可以超过千元。“鸡头”每控制一个“小妹”,便会要求一笔数目不菲的赎身费,从一万多到两万多不等。与当地从事合法职业普遍的低收入相比,如此高额收入的诱惑对某些人来说几乎是无法抗拒的,这促使他们铤而走险,成为钱东黄祸难根除的根本原因。(见习记者卢轶记者韩浩)

昨天(7日),被从饶平县钱东镇解救出来的9名四川女孩,在深圳参加了一场面试,准备重新开始工作。从11月1日被解救至今已经过去一周,这些曾被逼卖淫的女孩的情绪还算比较稳定(详情见本报11月4日报道)。她们现在最牵挂的,是那些仍然身陷淫窟的姐妹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解救更多被拐骗的女孩。记者为此访问了小宋、曹校长及小杜的二叔。

小宋:现在一无所有了,工作没有了,有家不能归,钱也没有了。回来厂区也不能进,厂牌也没有给我,就连以前玩得很好的朋友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们,用语言已经不能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

小宋:我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我们遭受的不只是肉体的摧残,更惨痛的是心灵的伤害。伤害我们的那些罪犯不能就这样逍遥法外。

小宋:我们虽然被救出来了,但在一个多月的经历中,我们知道在钱东镇还有很多女孩也是被拐卖强迫卖淫的。我们写了很多材料,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关注,把那些姐妹也救出来。

曹校长:我们学校已经成立了特别小组,将尽最大的努力帮助她们,目前我们已经着手给她们联系新的单位。这些孩子很无辜,受到了无法补救的伤害,所以尽管她们已经不是我们的学生了,我们还是愿意帮她们。

曹校长:是的,这10个女生已经从我校毕业,在工厂上班几个月到一年了。有的媒体说是我校的优秀学生干部参与拐卖,这是失实的。涉嫌参与拐卖的张某和吴某在我校学习时间均不满一年,表现很差,今年4月学校就将他们退学处理了,根本不是什么优秀学生干部。

曹校长:今后我们学校要更加重视学生的道德和法制教育,增强他们的自我保护意识,避免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小杜二叔:害她的人要赔偿损失记者通过长途电话,采访了远在四川的受害女孩小杜的二叔。

小杜二叔:小杜的手机当时就被扣了,被解救出来后,通过曹校长了解了小杜的情况,知道她现在情况还可以。

小杜二叔:邻居们都知道了。大家都很同情小杜,但是还是免不了有一些闲话,所以暂时还是让她在深圳呆一段时间比较好。

小杜二叔:就是希望先把害她的人抓住,让他们赔偿损失,然后让小杜回家住一段时间。以后还是得让她出去打工,我们家里比较穷,没有办法。(见习记者卢轶)

11月3日回到深圳以后,被解救的9个女孩就开始写材料,目前已写了数万字。在这些材料中,她们讲述了自己在饶平县钱东镇被逼卖淫一个多月的悲惨经历,同时也呼吁解救那些目前仍然身在淫窟的姐妹们。以下是记者的摘录:

他看了我们的身份证后,说他也是四川人,都是老乡,还假惺惺地说:“早知道是老乡就不会骗你们了,我听张××说你们都不是四川的。这样子好了,既然是老乡我就让点,你们每人只还两万元就行了,以后就好好上班,早还完早走。”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togame.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