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员工遭女领导性骚扰 感觉吃不消只好辞职

来源:兔游城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3-29 00:12:51

这就是五连胜的火箭队现在的气氛,这也许就是火箭队最近取得五连胜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想我们已经很好地混合在一起了,”老将巴里说,“我们在一起打球乐趣多多,我们享受彼此之间的感觉,太有趣了,现在我们之间就像在说‘让我们一起前进,实现我们的目标’一样。”

当然,除非火箭队本赛季能取得比以前更好的战绩,否则再好的友谊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弗朗西斯、莫布里、泰勒、沃尔特-威廉姆斯、诺里斯和山顿-安德森在一起的时候火箭队的气氛比现在还要融洽,他们的私人关系比现在火箭队员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更加没有一个更衣室能比拥有巴克利的更衣室喧闹和开心。但因为没有成绩,他们的友谊和笑声并没能维持多久。

尽管如此,火箭队员们还是认为这种队内气氛非常重要。因为队友之间的关系融洽能使漫长的赛季变短,同时,这种友谊也意味着每位球员对其他队友的责任心,在队友需要的时候他们更会挺身而出。这种友谊也能最大限度的减小自我主义的不利影响,特别是在四名后卫分享两个位置,四名大前锋分享一个位置的火箭队中,没有爆发内部危机正是源于队友之间的良好关系。

当球队不断取得胜利时什么都会变得简单,如果刚刚输了比赛,还有人会假装生气地质问队友抢了自己一记封盖吗?友谊有助于带来胜利,胜利则使球队内部的气氛更加融洽,球员们的感觉也因此越来越好。穆托姆博甚至宣布赚着几百万美元,坐着包机免费旅行的生活是世界上最好的,客场之路虽然漫长,但至少你不用自己提行李,也不用为丢了行李而和航空公司吵得脸红脖子粗。

“我爱这些,”穆托姆博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这是最好的生活,我也许永远也不会离开这里。”

“你可以看到我们越来越乐观了,”麦蒂说,“每个人在这间更衣室里的感觉是如此开心、每个人的态度是如此积极。每个人想的都不再是‘我们能否进季后赛’,而是开始考虑‘我们可以成为总冠军的争夺者’了。现在我们内部已经有了这样一种感觉,就是我们可以赢得类似的东西。”

不可否认,良好的队内气氛能使胜利来的更加容易,麦克-詹姆斯在火箭队的短短时间内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他认为这里让他想起了去年最终夺得总冠军的活塞队。

火箭队距离活塞队达到的高度还很远,但他们正满怀信心地朝那个高度前进,带着愉快的笑声。

体育讯北京时间3月17日,火箭队终于可以回到主场,迎战开拓者队。在此之前,他们取得了球队近八年来最成功的客场之旅。

在那四场比赛中火箭队横扫超音速、太阳、国王和勇士队,加上此前主场拿下小牛,他们在全明星赛后的短暂低迷后又取得了五连胜,每一场胜利都使他们的自信飞涨。

“我们在适当的时候开动起来了。”老将琼-巴里说,“我们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了,我看到球队在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进步,即使是在全明星赛后的短暂后退,事实上那几场比赛我们也完全有机会拿下。当时我们感到失望,但并没有什么。我想现在我们在不停地进步,训练更好了,投篮也更好了,我们现在一起打得好极了。”

这是火箭队自1997年三月取得客场之旅5连胜以来在三场以上的客场之旅中首次取得全胜战绩。但这一次的战绩显然更耀眼,意义也更重大。上一次火箭队取得这样的客场全胜时,他们也在季后赛中赢得了系列赛的胜利,今年他们相信自己不仅可以冲出季后赛第一轮,还可以走得更远。

“在NBA中没有多少球队可以声称他们能在西部的客场之旅中面对这些出色的、甚至顶尖的球队取得四连胜。”麦蒂说,言下之意很明显,现在的火箭队已经是联盟中的强队了。

火箭队现在稳居西部第六名,只落后国王队一场胜差,这也是他们95年蝉联总冠军时的常规赛排名。他们还剩19场常规赛,落后西部第三的小牛队3场胜差,追上小牛也并非没有可能的事。不过摆在他们面前的还有两个连续四场客场的苦旅。

火箭队坚持他们并没有过多考虑常规赛的名次,关键是能进入季后赛就行了。但现在他们必须考虑另一个问题——伤病。

在五连胜的最后关头,最近顺风顺水的火箭队也遭遇打击,在胜利的喜悦之余听到了唯一的痛苦声音:麦克-詹姆斯在比赛中与勇士队的卡巴卡巴碰撞后往后倒在霍华德身上,霍华德在倒地之前就痛苦地抓住了自己的膝盖,随后他提前退出了比赛。

“我当时看了他一下,发现他的膝盖扭曲了,”帕吉特说,“我当时希望只是小伤,他也许休息一场后就可以复出。我想他也许能自己走下场,只需要休息一下,但当他在地板上无法站起来时我们开始感到担忧。”

帕吉特的担忧在今天成为事实,霍华德被检查出右膝二级扭伤,至少将缺席比赛四个星期,也就是说几乎缺席到常规赛结束前几天才能复出,甚至无缘本赛季常规赛(打到4月21日)的剩余比赛。

这显然使火箭队损失惨重,霍华德本赛季场均得到9.6分5.7篮板,当他抓到的篮板超过8个时火箭队的战绩为15胜2负。

“这种事使每个人都感到沮丧,尤其是为霍华德感到沮丧。”帕吉特说,“经历过几次伤病和交易之后,我们刚刚找到前进的方向,现在我自己、威瑟斯庞、文-贝克和鲍文,不管是谁,我们必须找到办法弥补失去霍华德而带来的损失。”

老将威瑟斯庞如果身体健康,他也算是个有效的篮板手,此外也能在中远距离得球投篮,他估计将在明天对阵开拓者队的比赛中顶替霍华德的首发位置,但考虑到他的年龄和身子骨,范甘迪将不得不在这个位置上实行轮换制,帕吉特将首先替补登场,然后是防守上有特长的鲍文。刚和诺里斯一起来到火箭队不久的文-贝克也将得到真正的表现机会,但文-贝克本赛季最长的上场时间也只有19分钟,他本赛季在尼克斯队通常出场时间都超不过7分钟,自从3月1日以来他就没打过比赛。

“谁也不想听到这样的消息,”帕吉特说,“因为我们现在打得这么好,好在这样的坏消息来时我们正处于信心高潮期,而不是在连败的低谷中,当你打得好时,你往往可以克服一些困难。不过失去他对于我们来说还是令人难过的,我们必须有别的人挺身而出才行。”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理查德·迈尔斯将军15日警告说,伊拉克的反美暴力活动在未来几个月中还有可能增加,而犯罪活动真正成为危及安全形势的又一大隐患。

目前正在伊拉克访问的迈尔斯当天在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的维克托里军营说,尽管萨达姆前政权的忠实追随者和外籍武装人员仍是伊拉克目前面临的主要威胁,但暴力事件中有组织犯罪和雇佣犯罪的比例却不断上升。

迈尔斯认为,在伊拉克国民卫队完全接管14万驻伊美军的防务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同时预测在下一次选举之前,暴力事件的数量仍将不断上升。“我们正在看见的景象(犯罪活动)将成为更大的一部分,”迈尔斯说,“人们只是为了钱或者影响力而实施犯罪,有些只是为了威胁,这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有组织犯罪很类似。”

按照负责训练伊拉克新军的美军戴维·彼得雷乌斯中将的说法,目前已有14.5万伊拉克新兵受训并拿到装备,其中约5万人已可以与武装人员作战,不过他没有给出更为具体的数据。

而在美国国内,布什政府首次遭遇国内审计部门对美军培训伊拉克新军具体人数的质疑。政府问责局批评布什政府夸大了已开始承担任务的伊安全部队人数,为美军最终撤离伊拉克而制订的培训计划提供不实数据。信赖度不高的数据使得这些机构很难精确统计美国在训练伊军并提供装备上所花费的资金。

美国国防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接受美军训练的伊拉克士兵和警察达到14.2万人,8.2万人接受了警察方面的训练。然而美国政府问责局说,这个数字中包括“数万名”没有解释任何原因就离开工作岗位的伊拉克警察和士兵,简称为旷工未离职军警。

如今,训练伊拉克新兵计划已经成为美国国内政党间斗争的一块重要“战场”。数周前,在批准新任国务卿赖斯正式上任的听证会上,民主党议员就对她说美军当时已训练12万余名伊拉克军警提出质疑。

从2003年4月至今,美国耗资58亿美元培训和装备伊拉克军队,本周众议院将对一项追加预算案进行投票表决,其中包括新增培训费57亿美元。叶平凡(新华社专稿)

巴特尔从美国回来之后,一直是媒体关注的中心,大家对北京金隅队夺取CBA总冠军也充满了期待。今天,北京金隅将在主场与辽宁盼盼打响北区冠军争夺战。

吉野家的对面是北京队的食堂,教练闵鹿蕾和队友们在那里吃午饭。巴特尔自己从食堂打了一碗卤煮。记者就这样一边吃饭一边采访了巴特尔。准确地说,这不是采访,而是一次聊天。看来这三年没少受娱乐色彩很浓的NBA影响,巴特尔自始至终表现得非常幽默。

记:那天抢到篮板一个长传给对面篮下的焦健,焦健打三分成功,那个球传得妙不可言啊,说说看,当时怎么想的。

巴:看防守焦健的队员后脑勺对着我,就直接给焦健了。这种球我十年以前就会传了,传得比这还妙多了。

记:回来以后,看到现在的焦健和小云(张云松)他们这么出色,有没有觉得意外?

巴:对对,他是挺有机会的,不就凭170多公斤的体重吗?(有些不好意思)我打小个不也有体重吗(握拳,做很有力量状)?科尔曼……下次见了好好收拾收拾他。

巴:(瞪眼)难道我们队不是一支很快的球队吗?只不过被我拖慢了而已。(笑)

记:去年采访焦健,焦健说,希望大巴回来做老大。三年了,现在回来重做老大的感觉爽吧?

巴:同志,注意措辞,不是“老大”,是“大哥”……嗯,我不做大哥好多年(笑)……一个称呼而已,老大,老大是要用实力说话的,你得把全队带到一个高度。

巴:就是知道了怎么热爱工作,怎么打好球。这是实在话。现在咱们的队员很多人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干吗。态度决定一切,你主动打球和被动打球,效果完全不同。

巴:没量,你看这不是藐视我吗?(笑)……私下量就行了。他们设计大栋的戒指(刘玉栋前不久荣获CBA十年最有价值球员的钻戒)时,把我的借去半天,后来我看大栋那个跟我的一模一样,我怀疑是不是给我换了(笑)。

巴:当然是CBA了,毕竟自己在场上,用自己的努力去拼来的戒指,更珍贵。

巴:我得到一个总冠军戒指,我太太得到的是个项链,项链那个头儿和我的戒指一模一样,就是链子上套着一个戒指。

巴:她那项链我也不知道放哪儿了,好像是在美国,也许送人了,嗯……她要敢弄丢我揍她。

巴:加盟NBA的第一场比赛,我们客场打金州勇士队。还有在马刺的时候西部决赛,打小牛,那场比赛帕克最后时刻投进四个三分球,我们击败他们进入总决赛,非常难忘。

巴:哦……记得。(咬牙切齿状)我打不过你我还摔不过你吗?结果轻轻一扳,他就倒了……开玩笑了,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被帕克给绊了一下,你想上头扳下头绊,他能不倒吗?……(笑声)

巴:当然会,我家在休斯顿,离圣安东尼奥也不远,挺怀念那里的,那支球队也是我最怀念的球队。

巴:当然有了,邓肯、大卫·罗宾逊。打电话联系。有机会邀请他们来北京,今年夏天吧,看他们来不来。

巴:原因非常复杂,但语言肯定是问题,比如说这场比赛机会没抓到,如果英语好,就能下去和教练和队友有更深层次的交流。但现在不行。

巴:那是,姚明有基础啊,念到初中还是高中,我呢,就没念过什么书(坏笑)。

巴:亚锦赛就不用我们这些老的打了吧。当然,国家需要我的时候,我永远义不容辞……但是我觉得年轻人那么多,都是大个,大唐(唐正东)和易建联都能打,打亚洲队一点问题没有。我觉得姚明也不用回来打,回来不也是打这个位置吗。

记:下赛季,如果放在你面前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在CBA,能拿总冠军,另一个是到NBA,每天为了上场时间苦苦挣扎……

巴:原因很复杂,但不是养家糊口,挣的钱两边差不多。这么说吧,如果我就这样待在这里,那么我的寿命就会短几年……什么寿命呸呸呸!……我是说打球的寿命,因为这里的对抗不够激烈,竞争不够强,人没有在那边(NBA)那种紧迫感,所以……

巴:两三年吧,我相信我回来状态会更好,打球时间会更长,能为北京队、CBA做得事更多。

巴:回来对重返NBA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当时我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去欧洲,一个是回CBA。如果去欧洲不是还得适应嘛,所以,回来。

巴:先别说打二十分钟吧,你能先打五分钟,打好了,才有十分钟,才有二十分钟,一上去打二十分钟,什么都不是,回头五分钟也没了。

记:还记得你三年前离开CBA走的时候,在广安门体育馆,音乐响起《蒙古人》,你当时哭了吗?

巴:当时肯定是眼泪汪汪的了,其实音乐我倒真没听到,就是看见球迷哭了,我也受不了了。好家伙,那天出来,那些球迷,差点把我车给砸了,梆梆一顿拍(身体语言),跟我再见呢,很感动,很感动。

巴:挺难忘的,那么多兄弟,那么多朋友……(声音有些低沉了)……你知道,我不善表达。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