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阿星杀人事件追踪:什么使他走上不归路

来源:兔游城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9-15 17:35:18

为摸清彩虹桥广场卖淫女的活动规律,11月26日晚上7点,珠江派出所4名民警着便衣来到广场。而这时,广场里已经聚集了二三十名可疑女子,他们看到有男的进入广场,都主动上前搭讪。“先生,去玩玩吧。好便宜的,保证服务让你满意。”民警小孙刚在广场台阶上坐下,就有一打扮妖艳的女子凑了过来。“怎么玩?我不懂。你找错人了。”小孙回答道。“你放心,绝对安全,我在南庄有自己的房子,遇到公安来查我们就说是情人,他们没有办法的。价格吗?看你这么帅,就给30块吧。”女子话还没说完,就过来拉小孙跟她走。“我是来玩的,你去找别人吧。”小孙拿开卖淫女的手离开了。“假正经,不打算快活你来这里干什么?看不上我我可以帮你喊别人。”看小孙走了,卖淫女嘴里骂开了。

从晚上7点到10点,来这里招揽生意的卖淫女很多,而一些慕名前来彩虹桥广场的嫖客有100多人,他们一般在达成交易后就离开广场。

“我们这里可谓是24小时‘营业’。许多嫖客都是知道的,因此每天都有许多想好事的男人来找小姐。”据家住广场附近的居民刘先生介绍,彩虹桥广场因靠近居民区,是百姓休闲散步的好去处。但近段时间,一些卖淫女看上了此处活动场所,暗中搭识心怀不轨的人进行交易。每当夜幕降临,三三两两打扮妖艳的女子便从四面八方赶至彩虹桥广场周围揽“业务”。她们或站或蹲,不时向过往路人抛去媚眼以便引起对方注意。如见有人靠近,她们便主动凑上前搭讪。那些嫖客在选择时可以仔细打量,看中后开始谈价格。双方讲好价钱后,女子会先离开,然后嫖客跟在后面,保持十多米的距离。这样做,是为了对付警察。在这里,这些女子的接待对象多是民工和那些耐不住寂寞的老人。由于价格比较低廉,她们每天“业务量”都很大。有的女子一晚上就能做五六笔“生意”。

11月26、27两日,民警们经过深入调查摸底,终于摸清在辖区南庄组、红星组租住了不少女子,她们白天在家睡觉,夜晚出门搭识嫖客后带回家中交易,还有不少于20名“皮条客”专门为她们拉客把风。由于这伙涉黄人员昼伏夜出,珠江派出所决定把整治行动放在清晨进行,一来此时是这伙人熟睡且防备最弱的时候,二来这个时间也是暗娼们的集中“休息”时间,便于一网打尽。

昨天清晨6时,珠江派出所出动50余名警察和保安,整治行动悄悄展开。民警第一个到达的是他们两天来盯上的一个生意较好的卖淫女暂住地。民警刚敲门,里面就乱成一团。为防止证据遭到破坏,民警迅速撞门而入,两个没穿衣服的男女被站在自己面前的民警吓得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是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出租屋,里面摆着一张床和一张旧沙发,昏暗的房间里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地上扔着一团似乎刚用过的卫生纸。经过现场审讯,两人承认了卖淫嫖娼的事实。

在30分钟的行动中,警方共抓获卖淫女33名,其他涉黄人员21人,并且当场查获一对卖淫嫖娼人员。

据英国《每日快报》29日报道,一对30多岁的英伦“超肥姐妹花”由于多年放纵食欲,体重分别达到了罕见的220公斤和170公斤。按照医生的估计,如果任由体重继续发展,她们将必死无疑。令人惊奇的是,在经过缩胃手术后,她们的体重竟一下子总计狂减了240多公斤,变成了“窈窕淑女”。

据报道,这对英国姐妹花分别是34岁的妹妹凯伦·潘吉莉和36岁的姐姐琳达·帕金斯,家住德比郡伊普斯威奇市。据悉,由于常年放纵食欲,有3个孩子的凯伦体重220公斤;有4个孩子的琳达体重则是170公斤。

医生曾经预测,如果仍不节食减肥的话,她们将在2年之内因心血管等各种疾病死去。尽管姐妹2人通过各种手段减肥,但一直收效甚微。

2003年底,当凯伦从上网得知比利时有一种收费6000英镑的“缩胃手术”可以减肥后,于2004年1月毅然接受了这种手术。看到妹妹向肥胖体形“宣战”,琳达再也按捺不住,在6个月之后也前往比利时,做了同样的手术。

据介绍,凯伦和琳达所接受的手术是将她们的胃部分别切除80%%,由于胃的容器大大缩小,她们术后再也不会像术前那样胡吃海喝。据琳达称:“手术之前我们除了一日3餐外,还要吃很多高脂高热的快餐和零食,这是因为我们的胃部太大,总是感觉饥饿的缘故。可是自从缩胃之后,我们现在的胃口只相当于儿童一般大,而且远离碳水化合物,只摄入蛋白质。”

术后,两姐妹的体重果然一路狂减。如今,凯伦和琳达都变成了苗条可人的“窈窕淑女”———体重分别只有73公斤和70公斤。更让姐妹俩高兴的是,她们现在可以大胆地在夏天穿着泳装,再也不必担心有人笑话她们的胳膊腿上松弛的赘肉了。综合

本报讯(东亚记者王阳)房客李刚曾犯有奸淫幼女罪,租住市民张玉兰的房子后,竟将张玉兰4岁的女儿灵灵奸淫。被发现后,李刚提出私了,借口筹钱潜逃一年。11月28日,此案经长春市宽城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李刚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李刚今年58岁,是长春市宽城区合隆镇人,1993年10月,因犯有奸淫幼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2004年年初,出狱后的李刚租住了张玉兰家西院的房子。

2004年7月8日10时许,李刚将在他屋里玩的灵灵强奸。当天晚上,灵灵说:“妈妈,李爷爷今天摸我了。”张玉兰追问怎么回事,灵灵说了事情的经过。

第二天早晨,张玉兰找到李刚。李刚提出私了,张玉兰让他拿1万元,李刚借口筹钱一去不归。张玉兰随后报案。

今年8月9日,张玉兰在长春市奋进乡莱家桥附近发现李刚,便马上报警,警方迅速将其抓获。(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内蒙古晨报报道(记者李爱平鲁蒙海陈光通讯员李苏和)11月3日晚9时许,一辆黑色别克轿车由东向西在呼市海拉尔大街非机动车道上急速逆行,撞在一汽车销售部门前停放的一辆黑色奥迪车上,将该门市部的门窗玻璃撞烂,同时将某饭店的三名女服务员撞伤。撞击过程中,这辆别克轿车的前车牌掉到地上,牌照号为冀R·H7008。

10时许,代号为东城A9的110网格化巡逻组民警在胜利街巡逻时接到指挥中心发布的警情:要求各巡逻组对可疑车辆以及人员进行盘查,迅速找到肇事者。随后,东城A9巡逻组的民警发现路边有一名步行的中年男子形迹十分可疑,便开车拦住这名男子的去路准备盘查。当双方距离4米左右的时候,该男子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民警,民警急忙躲在警车后面。

这名持枪男子朝民警连开5枪,其中2枪打在了车身上。紧接着,该男子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并且打开驾驶员位置的车门向地面开了一枪,该男子抢得出租车急速逃离。

昨日,在看守所里,马某对记者说:“我错了,我还有儿子,我一辈子也没想到会进看守所,但还是来了。”

然而,从11月3日到25日的这段时间里,尽管警方一直为抓捕犯罪嫌疑人颇费苦心,侦查员们先后到呼市清水河县、和林县等地搜捕,但犯罪嫌疑人仍然没有落网。

11月25日,警方得到一条重要线索:有人发现犯罪嫌疑人案发后曾在呼市玉泉区出现过,不过其形象已有所改变,“假发套、身背双肩包、学生模样打扮。”

11月25日晚上9时左右,经过巧妙化装的马某被抓。经审讯,马某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11月3日21时许,一辆黑色别克轿车由东向西在呼市海拉尔大街非机动车道上急速逆行,撞在一汽车销售部门前停放的一辆黑色奥迪车上,将该门市部的门窗玻璃撞烂,同时将某饭店的三名女服务员撞伤。撞击过程中,这辆别克轿车的前车牌掉到地上,牌照号为冀R·H7008。驾车的中年男子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中年女子一同下车查看了一下之后,迅速回到车内快速向东逃逸。一位目击者急忙拨打110报了警,被撞的女子被就近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22时许,代号为东城A9的110网格化巡逻组民警在胜利路巡逻时接到指挥中心发布的警情后,民警发现路边有一名步行的中年男子形迹十分可疑,便开车拦住这名男子的去路准备下车盘查。民警下车后一边发问一边向这名男子走去,当双方距离4米左右的时候,该男子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指向民警,民警急忙躲在警车后面。

“砰、砰……”沉闷的枪声接连响起,这名持枪男子朝民警连开5枪,其中2枪打在了车身上。紧接着,该男子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并且打开驾驶员位置的车门向地面开了一枪,驾驶员急忙下车,该男子驾驶出租车急速逃离。网格化巡逻民警立即向上级报告呼叫支援,同时发动警车追赶持枪男子,可是由于能见度较低加之地形复杂,该男子逃脱了追捕。

经过现场勘查、走访目击者等一系列调查后,警方确定犯罪嫌疑人姓马。经查,马某,1975年出生,初中文化,在呼市新城区北垣街居住,无职业,有过吸毒史,小学期间曾经因为纵火被管教。马某已经成家,有一个4岁的小孩儿,母亲长年瘫痪在床,家庭比较贫困,家里开设液化气换气站。

不久,侦查员在新城区东库街找到了已经被遗弃的肇事车辆,同时在新城区财神庙街找到了肇事者抢劫后遗弃的出租车。侦查员们从肇事车上的血迹以及枪击现场目击群众提供的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进一步确定开车肇事和向警察开枪均为马某一人所为。

侦查员们了解到,当天晚上马某驾车肇事时,其姐姐也在车上,她在发生交通肇事后跑回了家。侦查员们在当天晚上找到了她,向她了解马某的情况,她承认肇事者是其弟弟马某,但是表示不知道弟弟是否有枪,也不知道他的去向。据查,马某驾驶的肇事车是一辆报废车。

11月29日下午,记者随同“11·03”持枪袭警专案组民警到呼市第一看守所采访了交通肇事持枪袭警的犯罪嫌疑人马某。

在看守所提审室内,还未等记者采访发问,马某已开始低头哭泣。民警问他这两天睡好没有,他已泣不成声:“头疼,睡不着。”

记者问他为什么开车撞人,马某说:“我当天酒喝多了,我承认我错了。”

“我喝了两瓶白酒,坐在驾驶座上开车,不知怎么那天汽车刹车失灵,一连撞了三名女子。我怎么踩刹车就是停不住,之前车没有这个毛病。”

马某一边哭泣一边说:“我一不是抢劫,二不是偷窃,我一点也没想去危害社会,如果是危害社会那罪不可逃。我有4岁的儿子,我老婆没有工作,我一辈子也不想到看守所,没想到还是走到这里来了。”

记者问他为什么带枪,马某说:“因为麻烦得受不了,我就带上枪避邪。”

记者问他为什么事发后逃跑?马说:“我姐还劝我,你赶快去自首,我说,我咋去呀!于是我就逃到外地,在外地的20多天,我看了法律书。我临逃跑时把枪放在华联自动存包处,我不敢把枪扔掉,怕枪扔掉后被人拣去会杀人,到时候麻烦还得落在我头上。”

记者问他逃跑后为何又回到呼市?马某说:“我不想跑,我还有4岁的儿子,法律特别公道,它是惩罚有目的犯罪的人。”

记者问他何时开始开车,马某说:“我2001年开始拿上驾驶本,拿上驾驶本之前1997年我就学会了开车。”

记者问他经常喝酒吗?马说:“我做过开颅手术,喝不了太多酒。就是那两天我麻烦得受不了,就去饭店喝酒了。”

记者问他为什么持枪拦截出租车?马某说:“我当时逃跑时,一个警察指着我说:‘就是他,’我说你别过来,过来我就开枪,这时我拦住一辆出租车,朝地面开了一枪,出租车司机吓得出了驾驶室,我就上了出租车驾车逃跑。”

呼市开出租车的曹师傅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11·03”枪击案的目击者,竟然会与犯罪嫌疑人近距离接触近两分钟,而这两分钟,足以让曹师傅记忆一辈子。

据曹师傅回忆,11月3日当天晚上10点左右,曹师傅从北垣东街拉完客人行至胜利路西口时,听见不远处传来类似放炮的声音,突然一年轻男子右手持枪跑过来,一下子趴在了曹师傅开的夏利车左前方,“快,快下车!”持枪男子一边说话,一边拍车。

曹师傅急忙下车,该男子持枪朝地面开了一枪。曹师傅急忙闪到一边,该男子上了曹师傅的出租车后急驰而去……

目前,犯罪嫌疑人马某及其姐姐已经被刑事拘留,警方正在加紧调查涉案枪支来源。

最近的一个时期,陕西省安康市的一些村庄被一种神秘的恐怖气氛所笼罩,每当这里的人们听到嗡嗡的蜂鸣声或者看到有蜂飞来时,便会大惊失色,抱头躲藏。即使这样,一些野蜂伤人的事件还是不断发生。据当地卫生部门统计,自今年9月到现在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仅安康市中心医院,就收治了被蜂袭击的重伤患者43例,其中已有6人不幸死亡。现在那里的人们已经是谈“蜂”色变,传说中的“杀人蜂”出现了。

邹崇云是安康市汉滨区迎风乡姚河村村民,今年的8月26日,和往日一样,邹崇云来到自家的地里摘绿豆,那一天风和日丽,艳阳高照,是个好天气。但此时的邹崇云根本没有想到,危险已经悄悄地向她袭来。一只金黄色头部,褐色身子黄黑套圈屁股的野蜂已经飞到了她的头顶。

邹崇云:它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野蜂子,我也没注意,反正一个蜂趴在头上,我也没印象,根本没印象,

邹崇云本能地在头上抹了一把,想把这只野蜂轰走。可没想到,她的这一举动却招来了更多的野蜂。

不一会,十几只胡蜂降落在了头上。吓坏了的邹崇云抓起装绿豆荚的蛇皮袋,套在头上就跑。然而她的“逃跑”举动似乎更激怒了蜂群,很快,袋子外边爬满了野蜂,嗡嗡声和雨点般的撞击声让她惊恐万状。

此时,她的头上和身上已经感到了阵阵针扎般的疼痛。跑出十几米远之后,邹崇云就趴在地上不敢动了,就这样过去了七八分钟,蜂群才慢慢飞去。邹崇云脱掉蛇皮袋,起身跑回了家。

成英江(邹崇云的丈夫):哭着跑回去的。说要救命,这个蜂子要把我蛰死了。当时她头上还有十几个,塑料口袋动了一下,她往跑的时候已经取掉了,一个蜂子就钻在她头发里头,我妹夫、我父亲一个,还有我们杨组长,在头上就把这蜂子窝摘,就摘了十几个蜂,摘了十几个以后,后来就疼的不行了。

被野蜂蜇伤的邹崇云感到伤口钻心地痛,家人赶紧把她送到了乡卫生站救治。一天后,邹崇云的病情开始加重,大小便均为酱色,随即被紧急转至安康市中心医院。经过检查,医生说再晚一小时,邹崇云恐怕就没救了。

虽然度过了危险期,但邹崇云至今面色蜡黄,体质虚弱,仍要定期到医院进行治疗。

11中旬的秦岭南麓,天气已经渐渐阴冷,安康当地百姓介绍说,此时已经不是野蜂活动的主要时期。这天,邹崇云夫妇带着记者回到了当时被野蜂袭击的事发现场。

顺着邹崇云所指的方向,只见100米开外的一棵栗子树上垒着一个直径约50公分的蜂窝,邹崇云说就是从那里飞来的野蜂将她蜇伤的。虽然离蜂窝还有一定距离,但还是能看到一只接一只的野蜂在飞来飞去,令人感觉危险随时存在,随时可能发生。

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在陕西安康的一些乡村,正在上演着真实版的“杀人蜂”惊竦片。它们正离人越来越近,而且越来越多。当地据村民介绍,2002年,姚河村发现的胡蜂窝只有1个,而且距离村子较远,2003年是3个,2004年5个,但到了今年10月份,却多达40余个,而且这些巢穴就安扎在村民平时干活的田间地头里。看来,人与蜂的遭遇是在所难免的了。

成英江:光我们组上,大部分干活砍苞谷的时候,上学在路上蛰个一下两下,这正常的很。你可以在这个地方了解一下,每户都知道,轻与重,蛰上了两三下,就到卫生所吊针。

在安康市迎风乡的几个村庄里,很多人都有过被蜂蛰的痛苦经历,而今年发生的情况却令人感到恐惧。

陈光春老汉是安康市迎风乡红侠村人,年轻时在卫校学的中医,这几年政策好了,老陈就在村里开了一家小诊所。地方虽然不大,条件也很简陋,但乡亲们有个小病小灾啥的还都乐意到这里找老陈看。可就在最近一个时期,到老陈的诊所治疗蜂毒的患者却越来越多了。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