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政府抛中国科技威胁论 担心地位被取代

来源:兔游城  作者:   发表时间:2016-12-06 01:45:20

对于李小旋与李月枝的亲近,李荣表现得很愤怒,他总是找理由禁止李小旋接触李月枝,也开始了对李月枝的“特殊照顾”。他给李月枝起了个外号叫“扫把星”,“她是来祸害我们班的,”李荣向全班同学宣布,“我要除害。”

“不懂行情”的李月枝曾把自己被欺负的事告诉了班主任李秀铅,没起到什么效果,倒是放学后在校门口被李荣堵住暴打了一顿。李荣还禁止班上的同学和李月枝接触,“慢慢的好多同学真的嫌弃我了。”

五年级的一天早晨,李月枝上学走进教室,发现同学对她的嫌恶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她从前门进来,走向教室后面自己的座位,一路上所有同学都夸张地把桌椅板凳搬离她,脸上还显出恶心的表情。在教室后面,李荣和彭平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指挥着前面的学生“撤离”。

“好多同学开始是怕李荣才跟着他做,后来就习惯了,觉得欺负人好玩。”张芳回忆当时的情景。

李月枝被激怒了,她故意把桌上的文具拿起来抱在怀里,伸出手去触碰那些逃离她的同学,在自己造成的一片更大的混乱中,她走到座位上坐下。“那是我唯一一次跟李荣他们对着干。”

几分钟后,班主任李秀铅来到了教室,李月枝站起来大声告状,一群同学七嘴八舌地反驳。李秀铅显得很不耐烦,“行了行了,你们不要闹了,”她呵斥大家安静下来,随后又把头转向李月枝,“你也不要去乱碰人家的东西嘛。”整个班级哄堂大笑,李荣趁乱把一团垃圾扔到了李月枝身上。

李小旋的愤怒只能在日记中表达,她写道,“我们几个女人合起来打会输给他吗?打得他鼻青脸肿……才能把我们女生的怨恨消除。”

近两年的煎熬后,李月枝死活不去上学了。她休学了一个学期,然后跟着做生意的母亲去了杭州。

“每个学校都会发生学生欺负学生的事情,不能因为这个说学校的管理不到位。”李小旋的校长说。

9月8日,在南安市海都医院,脑外科的一位医生看了李小旋的日记后告诉李平,他无法证明殴打就是李小旋的死因。因为殴打造成颅内出血死亡一般只见于头颅受伤当时,现在无从得知李小旋突发颅内出血当天或前几天是否被殴打过,因此无法将死亡原因和李荣彭平的长期殴打直接联系起来。

李平只有小学文化,他不大听得懂医生拗口的解释,于是他找到了学校,在校长李金玺的办公室,他拿着女儿的日记问,“我女儿在学校天天被打,你们难道都不知道么?”

李金玺没有回答。有村民透露,李金玺在镇上一家石料厂兼职做会计,“厂里的事情忙,他就很少去学校。”

后来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李金玺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小旋已经毕业上中学了,病发时也不在学校,如果和被打有关系,就不会拖到这么久才发生事情了。”李金玺认为学校的管理没有问题,“每个学校都会发生学生欺负学生的事情,不能因为这个说学校的管理不到位。”

李小旋的班主任李秀铅则表示,李小旋从来没有向她反映过被殴打的事情,“如果她告诉我了,我肯定会教育打人的学生。”

但在李小旋的日记中却有这样的记述,“李荣连考试也要传纸让我写答案,不写也要挨打,可语文老师李秀铅和数学老师李金权却都没发现。”她还写数学老师李金权,“他从不管闲事,不管谁哭,都不要紧。”

“有一点我不明白,老师常常会说,我们班的男生(李荣,彭平)变好了,不欺负同学了,可根本不是这回事……李荣一点也没有变。”

说起班主任李秀铅,李小旋的同学王梅很慎重地用了“和气”这个词,又补充了一句,“不太管班上的事情。”

李秀铅是从三年级开始担任李小旋的班主任的,在此之前,班主任是一位名叫李美如的老师。和李秀铅的“和气”相反,王梅用“很凶”来形容李美如,虽然用了“很凶”这个词,但她回忆时语调明显轻快得多。

“班里什么事她都要管的,她不让人欺负同学,李荣有一回打了人,她就罚李荣一直打墙壁,她当班主任的时候,班上很太平。”

在日记中,李小旋没有讲到李美如老师,却对同年级的另一个班表达过向往,“我是多么想读他们一班,男女同学关系好,互相帮助,互相关心,要是我们二班能有他们一班一半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李小旋的日记传开后,李荣的父亲曾经托人给李平带过话,主动要求赔偿2000元钱,希望李平“不要再拿日记追究责任”。李平断然拒绝,并且干脆找到了村里的老人会,要求给一个解决意见。此后李荣一家就消失了,有村民说,他们是举家去了广东。

“你有没有考虑过报警?”记者问。“我们一般村里的事情就是找老人会。”李平说。

李小旋下葬后两天,李月枝从杭州回到了院前村,她是带着和李小旋一起上初中的愿望回来的。在杭州的一年,李月枝对学校的恐惧渐渐消退,她又开始想念院前村,她的想法是,和李小旋一起考一所李荣考不上的中学,“这样我就又可以和李小旋一起上学了。”

新华网北京12月15日电(记者朱玉)卫生部15日晚通报,江西省遂川县发现一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

患者郭某某,男35岁,个体小商贩,江西省遂川县人,12月4日发病,临床有发热、肺炎表现,目前在当地医院住院治疗,病情较重。农业部门已确认患者所居住的村发生鸭禽流感疫情。经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患者标本H5N1禽流感病毒核酸阳性,并分离出H5N1禽流感病毒。

卫生部专家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病例定义和我国诊断标准,综合分析患者的临床表现、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测结果,诊断这位患者为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

患者发病后,当地卫生部门已采取了相应的防控措施,并对其密切接触者进行严密的医学观察,目前均未发现异常临床表现。

这位患者的有关情况,卫生部已及时向世界卫生组织、港澳台地区和部分国家通报。(完)

新闻回放:11月25日16时许,长春市交警支队站前中队民警李永强纠正一辆连续鸣笛催促前车的出租车,车上乘客下车为司机求情未果后围殴李永强,李永强认出最先动手的人是长春知名二人转演员——魏三。12月4日,民警在哈尔滨将魏三抓获,他承认了殴打交警。魏三被治安拘留15天。

本报讯(东亚记者亚东)中央电视台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邀请函成为二人转演员魏武才(魏三)的“救命稻草”,记者昨日了解到:被治安拘留15天的魏三仅在看守所关押6天即被释放。被打交警李永强对此非常不解:打警察的人咋有资格上春晚呢?

记者昨日从公安机关了解到:魏三已被长春市公安局第三看守所提前释放。“中央电视台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的邀请函发过来了,经上级部门的层层审批,魏三在看守所里呆了五六天后出来了。”魏三提前出监消息传出后,公安部立即派人赶到吉林省听取汇报。长春警方认为魏三提前出监合法,并向公安部有关人员解释说:根据有关法律,被治安拘留者如果身体有病,或是亲人有病等原因可申请提前出监。

2006年春晚今天进行第三次审查,魏三是否已如约赶到春晚剧组?昨日,魏三助理高先生说:“暂时无可奉告,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需要发布,我们会主动联系媒体。”

14日中午,记者打通了我省另一名二人转演员闫学晶的电话,她也正在中央电视台准备春晚节目。闫学晶简短地说:“我13日才到春晚,还没看到魏三。”

昨天是长春市交警支队站前中队民警李永强重返工作岗位的第三天。李永强说,自从他被魏三一伙人殴打后就再也没见过魏三。也不知道魏三已提前释放。“魏三的经纪人上周五来医院看我,呆了几分钟就走了,但魏三没有来。”

李永强说,魏三的经纪人说魏三接到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通知了。“我觉得一个曾经那么张狂地打警察的演员,不配参加春节联欢晚会演出。”

本报讯(见习记者裘晋奕通讯员杨德军)从未见过火车的9旬老汉走亲途中路经铁路边,一列火车开来,站在铁路上好奇观望的他却被吓晕过去。昨日上午,永川市月琴坝铁路段,被火车副司机飞身救起的9旬老汉宋楚林,苏醒后说:“这个铁家伙硬是阵仗大哦!”

据火车司机张仕录介绍,昨日上午9点过,自己正驾驶一列卸完煤的空车从成渝铁路永川双石货站返回,途经永川市月琴坝铁路段时,猛然发现前方500米处一身穿黑色长衣、背着背篼、手持拐杖的老汉沿铁路向火车迎面走来。

一旁的副司机陈明鹏见状,立即减速行驶,并及时鸣笛示警,谁知那黑衣老汉听见火车叫声,便像懵了一样,一动也不动望着火车,很快就“咚”地一声倒在了铁路上。司机张仕录赶紧拉住刹车把紧急刹车,火车惯性向前推进了2米多,眼见就要撞上倒在铁路上的老汉,副司机陈明鹏迅速打开驾驶室窗门,飞身跳下,一个箭步冲向铁路,双手抱住老汉跃出铁轨。

苏醒过来的老汉自称,名叫宋楚林,今年91岁,家住永川矿区大雁沟山区的山沟里,由于交通不便,很少出门,从没见过火车模样。昨日是他女儿60岁生日,便背着自己喂养的3只公鸡走亲去看望女儿。

事发后醒来时,发现周围围了20多人营救、观看,他才知道自己已获救,并非常感激救了他性命的人。

中新网12月16日电据中国外交部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今天就欧洲议会通过支持香港普选决议答记者问。

有记者问:欧洲议会刚刚通过一个支持香港普选的决议,你对此有何评论?

秦刚回答称,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中国政府一贯高度重视并积极支持香港特区按照基本法的规定,根据香港的实际情况,循序渐进地发展民主;坚决反对外国对香港特区事务妄加评论、粗暴干预。中国中央政府的这一立场不会改变,香港特区政府亦为此不懈努力。

被歹徒强奸后的第二个月,30岁的外来打工者小丽(化名)发觉自己怀孕了,虽然她痛恨给自己带来不幸的罪恶歹徒,虽然明知道孩子生下来也将面对无尽的痛苦和麻烦,但她不忍心扼杀这个无辜的小生命。“我应该怎么办?”昨天,小丽在电话里对记者忧虑地说。

昨天,记者见到小丽时,她正在李沧区巨鹰法律服务所内向法律工作者曹继文女士咨询相关的法律问题。

“我家在泰安农村,家里穷,早在10年前,我就外出打工了。”小丽流着眼泪说,两年前,她来到李沧区一家私营企业里工作,这家单位的效益一直不错,她每月能挣到1500多元钱,这对小丽来说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为了不失去这份好工作,小丽一直没有时间找对象结婚。小丽说,她万万没有想到,一次意外的遭遇彻底地改变了她的命运。

今年6月的一天夜晚,小丽上完夜班后独自沿着小路返回宿舍。就在此时,一个黑影突然蹿了出来,捂住了她的嘴,并将她拖进了路边的沟渠里。

“我当时奋力挣扎,但还是被对方欺负了……”小丽说,趁着微弱的路灯光线,她看到歹徒是一名30多岁的男子。事后,男子慌忙逃走了。小丽哭着离开现场时,在地上发现了一张名片和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对自己施暴的男人。

被奸污后,小丽一直羞于报案,只能将这段经历深深地埋在心里。两个月后,小丽突然出现强烈呕吐的征状。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我知道这件事不能再隐瞒下去了,于是我到李沧区湘潭路派出所报了案。民警根据那张名片和照片,很快找到了欺负我的那个男人。后来,我从民警那里得知,那个男人姓谭,是广东来青岛做刀具生意的商人。”小丽说,嫌疑人虽然找到了,但因为缺少相关的证据,民警无法抓捕谭某。民警曾建议小丽将胎儿打掉,从婴儿的胎盘上提取DNA,然后通过鉴定,认定犯罪嫌疑人谭某就是奸污小丽的歹徒。但小丽却不同意。

“我到医院里曾检查过,医生说胎儿很健康,如果打掉,不仅可惜,而且还有可能导致我以后不能怀孕。”小丽说,她经过反复考虑后,决定找谭某协商处理此事。今年10月,小丽按照派出所提供的地址,前往广东省阳江市谭某家。但是,小丽没有找到谭某,只是得知谭某已经结婚生子。回到青岛后不久,谭某主动给小丽打来电话,声称要“私了”,并许诺无论是小丽将孩子生下来还是打掉,他都愿意赔偿小丽所有的损失。“这孩子可能是我这一生惟一的孩子,我不忍心送给谭某,也不愿意将孩子打掉啊。”小丽哭着说。

直到现在,小丽仍没将自己受到奸污并怀孕的事情告诉父母和身边的朋友,为了隐瞒这件事情,她已经辞去了原先的工作。“一个女人没结婚就生孩子是件丢人的事,我父母肯定不会让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小丽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知道,如果这个孩子出生,以后上户口、抚养教育都是麻烦事,但孩子没有错,我不能扼杀这个孩子的生命。我应该怎么办?”小丽说,自己现在生活很拮据,原先打工的积蓄也花得差不多了,腹中的孩子是留是堕,她也拿不定主意。

听完小丽的讲述,法律工作者曹继文女士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这腹中的孩子不能留下来,否则,将给小丽和孩子都带来许多的痛苦。”她说,将来孩子生下来后,也可以通过DNA鉴定,确认谭某就是那名歹徒,他必须承担由此造成的刑事和民事赔偿责任。另外,小丽已经失去工作;更重要的是,对孩子而言,一个不健全的家庭将影响孩子的一生……

谁能给小丽出个好主意?谁愿意帮助小丽?请拨打早报服务热线82881515与本报记者联系。

小丽为何执意想将孩子生下来?她将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昨天,她对记者说,要保护自己生命中惟一的孩子。

小丽:我原先是想将孩子当作谭某污辱自己的证据,但事后的发展却出乎我的预料,我能感觉到孩子在我的腹中跳动,他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小丽:没有想得太多。但医生说,我的年龄不小了,如果将孩子打掉,可能就要丧失做母亲的能力,因此就是再艰难,我也要把孩子留下来。

小丽:这是不可能的,我想找一个爱我也爱我孩子的丈夫,忘掉以前的一切,从此开始新的生活。(记者徐勇杨佳/图)

本报讯(记者邹桂)日本个体美容师蓑口义则走私古脊椎动物化石,近日被二中院一审以走私文物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罚金7万元人民币,并附加驱逐出境,在案扣押的古生物化石予以没收。宣判后,蓑口义则表示上诉。

今年58岁的蓑口义则是一名日本籍个体美容师。2004年11月16日7时30分许,蓑口义则拎着两个行李箱从首都机场无申报通道出境。当他经过海关旅检处时,海关关员通过X光突然发现他的行李箱内有阴影。海关关员当场检验了蓑口义则的行李箱,发现里面满满地装着200多块“石头”,都是龟、鸟、鱼、虫等化石,有的化石可能是文物。海关关员当场将蓑口义则查获。

经鉴定,蓑口义则携带的古生物化石中有一件古脊椎动物化石视同国家二级文物,一件古脊椎动物化石视同国家三级文物。蓑口义则在法庭上则称,他以为他只是携带了一些工艺品,否认走私。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