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后海浮出一只手臂 附近曾发现两只人脚

来源:兔游城  作者:   发表时间:2016-08-30 09:10:22

零时3�1分,在1�11国道上的“××缘”酒店,在这名出租司机的帮助下,本报两名记者以3�1�1元的价格约出了两名“小姐”。

根据她们的说法,在这里卖淫,1小时的价格是7�1元/人,老板从中提成�3�1元,如果吃饭,一顿饭的价格是1�1�1元(仅包括�5个简单的菜,如花生米、拍黄瓜、豆芽菜等),如果领“小姐”出来包宿,一宿(时间是零时~3时)的价钱是15�1元/人,老板从中提成5�1元。

一名“小姐”表示,这里的暗娼现象至少5年,其中的卖淫女多数是偏远地区的农村女子,嫖客可就来自四面八方了,外地慕名而来的也有不少。

至于卖淫女中是否有大学生,该“小姐”表示,“这我也说不清楚,有的人为了吸引嫖客,于是就自称是大学生,有的看上去也挺像大学生,反正在这里谁也不会说真话!”

“站在远处蹲坑,发现有嫖客进入时,就赶紧出击……”但仍旧存在暗娼现象。

记者了解到,在不久前召开的辽宁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曾有政协委员提出过类似方面的提案———

道义地区现有大学院校5所、院校学生7万余人,教职员工�9�1�1�1余人……所处的地理位置和人员构成的成分比较复杂,外来人口较多,社会治安秩序混乱,防控能力较差……政府及公安部门是否可以在可能的条件下,适量增加道义地区的防务警力,加强社会治安防控能力,以维护社会稳定。

当记者把该提案告知大学城周边各个村委会相关负责人时,他们一方面表示赞同,另一方面又向记者大倒苦水。

文大路有一路段在沈阳市皇姑区三台子街道方溪湖村辖区内,方溪湖村治保主任曹永林告诉记者,文大路在村辖区内有1.5公里长,这一路段是暗娼较多的地方,最多时马路两旁有17家小酒店,几乎每家都藏有多名暗娼。

曹永林曾配合公安部门对暗娼进行过查处,“我们站在远处蹲坑,发现有嫖客进入时,就赶紧出击……”

但曹永林表示,现在仍旧存在暗娼现象,“这些暗娼对村民、附近的学生肯定会造成影响……”

沈阳市于洪区造化乡旺牛屯村村主任兼治保主任陈德权也表示了同感,沙平路有一路段经过旺牛屯村,在这条近1公里的路段上,最多时有近�3�1家小酒店,也是每家都藏有暗娼。

沈阳道义开发区正良新村村民委员会治保主任董洪海也是一肚子苦水,“暗娼现象确实存在,在正良新村辖区内的1�11国道上,有�5�1余家酒店在经营,不敢保证说没有暗娼……”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萧暮宇采写

�3月11日,记者联系到了大学城里一所高校的学生处负责人,并向他了解了大学城附近的暗娼现象。

“这里属于城乡结合部,自从各个学校陆续搬来后,这个地区开始变得繁华起来,因此就衍生出许多餐饮服务场所,渐渐的,大学城就被包围了。

“对于部分酒店里的暗娼现象,学校有规定,一旦有学生涉足这些场所,学校肯定会予以开除处理。

“到目前为止,我们学校还未发现有学生违反规定的,但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敢完全保证就没有学生涉足这里。毕竟学生们还都是孩子,他们的想法还很单纯,而这些暗娼,无疑会影响到孩子们的世界观、人生观。

“学校就要开学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这些旅馆、酒店生意兴隆的时候,我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加大对这些暗娼的查处力度。”

由于时值寒假,大学城内的学生们均已放假回家,经过努力,记者联系到了两名在校大学生。

学生甲(女):我是住宿生,刚一入校,我妈就告诉我平时别乱往校外跑,所以我根本没去过你说的那些旅馆什么的。我们班有一些家境比较差的同学,但我没听说过有去那里打工赚钱的,不过,倒是有一些处了朋友的男女同学一起去附近的旅馆过夜,我还听说过一些同学结伙在附近的什么地方看黄色录像。

学生乙(男):那些地方我倒是听说过,以前天热的时候在门口也看见过,主要是有些女的穿成那样的,一看就不是太正经的人。我没去过,但这种事有很多同学都知道,据我所知,有个别同学去过那里,男女都有。其实,学校周围的这些小旅馆,确实对我们诱惑挺大的……

广东佛山市区的燎原路一带曾经是暗娼活动猖獗的地方,当地有市民甚至称这条路为“暗娼一条街”。

当地警方曾多次清查打击,但是由于警力不足、收集证据困难等原因,收效不大。每次民警清查后,这些涉嫌从事色情活动的女子又会卷土重来。

为此,警方在燎原路上安装了�9台电视摄像镜头,对燎原路上的各个路段实施�3�5小时监控,一旦发现有可疑人员,可以立即出动。

警方称,这些通过电视监控镜头拍摄到的画面还可以作为证据,希望从根本上扭转燎原路暗娼扰民、屡禁不绝的状况。此做法曾引起社会广泛讨论,有的认为可以有力地打击暗娼,也有人认为这对没有从事暗娼活动的行人来说是种人身权利的侵犯。综合

中国驻卡拉奇总领事孙春业在接受新华社记者电话采访时证实,�7名来自中国安徽合肥一水泥厂的中国工程人员当天乘一辆客货两用车外出,当车行至距俾路支省首府奎达东南的胡布镇时,一名持枪歹徒将车拦住,并从车子正前方向车内开枪后逃跑。车内�7名中国人中的3人和巴基斯坦司机被打死,另外3名中国人幸免于难,也没有受伤。

新华社驻巴基斯坦记者在接受晨报采访时说,事发时间在当天下午。目前巴基斯坦警方已着手调查,但遇难中国工程师的姓名和具体身份还不清楚。(编者注:最新消息称在巴基斯坦遇袭身亡的中国工程人员身份确定)

卡拉奇是巴基斯坦重要港口城市,位于南部的俾路支省。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警方负责人佩瓦兹·扎合尔说:"这是公开的恐怖主义行为。恐怖分子杀害了前来帮助巴基斯坦的无辜中国人。"

据卡拉奇警方透露,3名中国工程师遇害地点位于靠近卡拉奇的哈伯镇,他们为当地的一家水泥厂工作。

俾路支省是位于巴基斯坦最西部的一个省,面积广大,但人口稀少。一直以来,该省部落冲突和恐怖活动都相当频繁。宣布对此事件负责的"俾路支解放军"称,他们在为当地俾路支人的权利"战斗",以抗议政府"剥削"他们的土地。

当地部落武装被认为同该省发生的一系列爆炸、袭击和恐怖事件有关,他们要求从政府对当地油气资源开发中得到更多的收入。另外,俾路支省的部落武装还反对巴基斯坦政府在当地建立新的军事要塞,巴政府则希望以此维护边境安全。

早在上世纪7�1年代,俾路支省就发生了造成数千人死亡的武装冲突。�3�1�1�5年5月,1�3名中国技术人员在乘车前往工地途中遭遇炸弹袭击,造成3人死亡,9人受伤,遇袭地点就位于卡拉奇以西约5�1�1公里的瓜达尔港。(来源:新闻晨报)

本报讯昨日,西双版纳勐泐文化园猴馆内的�7�1余只猕猴集体翻出3米多高的围墙出逃,跑到客房部东蹿西跳,并进入会议室大闹会场。

据该文化园郝玉寿经理介绍,昨天进入勐泐文化园的游客较多,院内的猴馆是游客的必游景点。当时有很多游客在猴馆逗猕猴玩耍、喂食,不知何时游客丢了几根粗木棍下去,大约下午3点左右,便有几只猕猴合力将游客丢下的木棍抬起立起靠在墙上,然后从木棍上攀上墙后翻了出去。接着其他猴子见状也纷纷效仿,抬木棍搭在墙上翻了出去,等饲养员发觉想要阻止时,�7�1余只猕猴转眼间就跑进了围墙外的树林中。

当时景区的员工除了值班人员外,其余的都在客房部的会议室里开会,大约�5点左右,猴子便先后来到了客房部,把正在打扫卫生的女服务员吓得尖叫起来,随后翻箱倒柜。

不久,�7�1余只猕猴全部跑进会议室,学着开会员工的样子坐下。员工一赶,它们就一哄而散,员工刚坐下,它们便跟着坐下来。大约过了十分钟,有几只胆子大的猕猴跳上会议桌,抓起桌上香蕉等水果就吃,其余猕猴见状一拥而上,将桌上食品一扫而空,将会场搅乱。等食物全部吃完后,又跑进树林里。

截至发稿时,记者接到该文化园打来电话说,出逃的猕猴由于出去后找不到食物,又全部跑回,该园区正在连夜采取措施,防止再度发生猕猴出逃事件。《春城晚报》供稿/图

本月19日到�33日,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将访问中国。巴外交部13日发表声明称,在两国建交55周年之际的此次访问,将成为两国关系史上“新的里程碑”。巴《黎明报》日前报道称,不久前,阿齐兹总理曾暗示可能建一条经巴基斯坦到中国的天然气管道,穆沙拉夫此访也极有可能与中国领导人谈及此事。如果中国同意,这条管道就不会受制于印度。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南亚研究室主任赵干诚研究员告诉早报记者,穆沙拉夫这次访华的最大意义在于商讨“新形势下的中巴关系”,同时,促进两国在经贸领域的深入合作。

目前的中巴关系与去年�5月温家宝访巴期间相比,已出现了“一些新内容”。温家宝当时发表《联合声明》,为中巴关系定下“全天候全方位的合作伙伴关系”战略合作基调,由此调整了之前侧重“地缘政治”的倾向。

赵干诚认为,穆沙拉夫访华的次数较为频繁,此次访华不会对两国关系的基调进行新的调整,而将主要探讨如何在新形势下为中巴合作增加新的内容:巩固与发展中巴关系、推动南亚一体化进程、深化中巴经济合作等。他同时认为,巴方一直在关注美印的核能合作计划问题,可能会将此作为本次访问所探讨的重点话题。

巴《国民报》也评论道,由于美印可能会进一步推进核能合作,令巴方更为迫切需要寻求新的途径来获得经济和国防合作,穆沙拉夫此次访华应加强与中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报道还称,巴基斯坦政府曾制定目标,希望在�3�13�1年之前实现�95�1�1兆瓦的民用核能。然而,美国、法国与意大利等西方国家对巴方提出合作的要求较为冷淡,所以巴方可能将合作意向转向中国。

另外,美国与巴的关系也十分微妙,美国总统布什初定于3月出访印度与巴基斯坦,但布什只在伊斯兰堡停留5个小时,而在印度的安排长达3天。尽管布什近日取消了对巴出口限制,说这有助于巴民主转变和反恐,但由于伊朗核问题,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的石油管道遭到面临来自美国的压力。巴方也在积极寻求与美国交往的理想策略。赵干诚认为,中巴一向是友好邻邦,随着巴参与国际事务的能力与日俱增,双方将存在更多有趣的共同话题。

巴基斯坦驻华使馆1�5日表示,穆沙拉夫将参加在�3月�31日召开的中巴商业论坛,促进两国间更多的经济互动,同时寻求更多的中国公司向巴投资。

穆沙拉夫还将与中国一些能源和电力公司的总裁举行见面会,并将与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工商联合会和中国纺织工业协会的负责人进行会谈。

赵干诚就此分析道,中国也在力求改变单纯援助的模式,为巴经济发展创作更多条件。去年,巴对中国的贸易合作以逆差为主,贸易量上也有很大发展空间。巴方提出了一些颇有见地的引商政策。但具体如何推进商务合作,还有待商榷。早报记者仇晓慧

昏暗迷离的环境再配上或淡雅或狂放的音乐,构成了酒吧的整体气氛。然而,这些还远远不够,近日,记者在多家酒吧内注意到,不少酒吧在装饰上也下足了功夫,从墙体装饰画到电视播放,不乏露骨的“春宫图”以及暗含性挑逗的广告。

前日夜里9点,尚未迈入�3�1�1�9主题酒吧的门槛,门外一张大幅挂画就牵住了记者的眼睛。画面上一个肥硕的女人赤身裸体,搔首弄姿。几位客人则正对着这幅画议论着:“现代人的审美观可真是不同往日了。”

酒吧大厅内稀稀落落坐了几个人。一位服务员表示,1�1点过后才真正达到人潮高峰。卫生间门口的一幅连环挂画让人瞠目结舌: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个马桶,吸毒、做爱的内容充斥其间,所有一切都在马桶上完成。整幅画完全是彻彻底底的真人秀。“Toilet.com”的字眼异常扎眼。“这是艺术。”一位工作人员称,类似于街头行为艺术,只要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不会对人产生什么负面影响的。记者注意到,几名如厕的顾客对此却并不在意:“这种画其他酒吧也有,调节气氛而已。”

夜里1�1点�3�1分,南京191�3一家酒吧内,狂歌劲舞,整个酒吧内已进入癫狂状态,音乐震得耳膜发疼。1�1分钟后音乐停下,汗流浃背的男女们陆续入座。

1�1点�5�1分,大厅的两个电视上的画面从歌舞切换到了广告,前面两个广告关于酒水,播完第三个广告之后,刚才还安静着的人群突然惊呼起来,然后又在DJ的鼓动之下挤进了舞池。在第三段广告画面中,一个年轻男子在医院门口焦急地等待,随后是昏暗灯光下两个人的亲昵镜头,最后镜头切换到在刚刚降生的孩子面前无奈地苦笑,画面最后打出安全套广告,还特别提示:情人节到了,请注意安全!

据经常在酒吧内打发时光的郭先生介绍,这种性暗示广告在酒吧内也是常见的,多数是为商家宣传,但都有一定的底线。

晚上11点,位于新街口的天堂隔壁、贰玖爵士等酒吧,人气逐渐上涨,昏暗的光线,烟雾弥漫,人头攒动。透过光怪陆离的灯光,镶嵌在镜框内的抽象画隐约可见,画面内容不仅包括裸体的年轻女子,还有男女赤身抱在一起……

进入酒吧卫生间时,记者无意中瞥见的,是门右上角一幅黑色图案,虽然很抽象,但依然能辨认出一人趴在前,一人在后……

“在我国,人体艺术是一块禁区,人们谈到它会很敏感,一提到它,许多人就会朝色情方面联想。我们挂在卫生间和走廊的都是人体写真艺术和后现代艺术作品。酒吧是一个特别的地方,用这些东西,更能衬托出它的神秘感和人体特有的美感及张力。在这种暧昧的地方,这样的艺术作品更能让人们产生迷乱的作用,激起人们的热情,这也是酒吧所需要营造的气氛。”一位酒吧的工作人员解释,其实色情还是情色,关键看你如何看了,如同医生给病人开刀,在紧张的手术中,医生心里根本不会出现“色情”这样的字眼,他只会全心全意给病人治病。

陆先生则对此见怪不怪,他并不赞成“春宫图”的说法。他认为,特定的气氛必须要有特定的装饰,取决于个人的视角,他不认为这是色情,最多是一些情色作品,不夸张地说,甚至其中不乏一些艺术品,更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本来泡吧就是为了放松,没必要搞得这么严谨。

王先生表示,社会上总会有一些别出心裁的艺术,但不论放在什么地方,它只要能带给人美感和让你感动,即使你产生了生理反应,都属于正常现象,我们无须因此而排斥它,所需要的只是认真对待,发现人体艺术展现出来的温情东西。

陈小姐是被几个朋友硬拖着到酒吧内消费的,看到酒吧内一些露骨的挂画和广告宣传,她称自己并不习惯。“可能是我这个人比较保守,难以接受这么开放的东西。”陈认为,这些有意无意的性暗示甚至有可能将人引向歧途,尤其加上部分酒吧内气氛的狂躁,配上这样的暗示,有可能会让人的思想失控。“这种暗示应该减少甚至取缔,有关部门也应该担起责任来。”陈称。

张先生认为,一些娱乐场所充斥着以裸体为噱头的“艺术品”,其实它们都是色情的东西,让人看过很不舒服。看这些“人体艺术”本身就是一种猎艳的心态。放在一些公共场合,简直就是一种“催情剂”,一个正常的人不可能不起任何生理反应。

性科学专家储兆瑞教授认为,酒吧是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其作用就在于放松心情,关于其中的装饰品以及广告播放,国际上规定要求只要不露三点即可,这也是性文化之一,但一些明显做爱图是被禁止的。文化、精神以及性生活是每个人都不可或缺的,画面只要不太露骨、不引起邪念就可以。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all rights reserved